精准打击操纵市场的风头下,小鱼股票日记和小鱼期货日记还能写点什么呢?

2018年5月16号,小鱼最后一次记录了对股票的观点,后来再没有更新投资日记,包括期货。今天网站空间提醒续费,思来想去,还是应该记录一下这段空白,作为总结。

中间停更,说穿了就是怕惹事,5月17号仔细复盘,发现股市的年内高点和右肩已出,基本是没什么搞头了,于是跟朋友交流了我的这个看法,决定5月18号清仓,规避周末风险,等11-12月再看情况,当时预计的下跌低位在2500-2600点之间。好友虽然不太赞同我的分析,但仍然很友善的提醒我注意不要发表看空言论,以免真的跌下去被人骂乌鸦嘴,甚至被某些人请去喝茶,因此5月17日起,就不再更新对市场的观点,荐股也停了,虽然个人的研究一直在做。

基于上面对市场的判断,小鱼自然是不会干火中取栗的事情,股市资金就转到期货了。不买卖也不推荐股票,又不屑于学那帮所谓的持证分析师说这只是阶段性的技术调整,更不敢说会连跌几个月,所以只能干脆闭嘴。

当然,还听到一些严查操纵市场的风声。虽然小鱼这几万块钱扔市场里连个泡都不冒,但小鱼深知,如果有人想要搞事,那无所谓一件事到底有没有导致不良的后果,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任何后果,甚至连自己做没做过这件事都不太重要,反正会有人以极其专业的法律语言“论证”你干了某事,以“极其有力的证据”认定你认为你这个事情很严重,然后折腾得鸡飞狗跳,最后实在形成不了完整的证据链,被迫不了了之,也会有一些后遗症。小鱼不过就是一个写写博客的站长而已,犯不着撞这个枪口。

事后来看,年内走势基本符合预期,5月18号起从3200点,一直到10月19日跌破2450点,连续五个月几乎没有回头。10月20号起到12月31号,一直在2450-2700之间震荡筑底。1月4号的强力拉升是出乎意料的,4号复盘判断此波拉升过于消耗上涨动能,导致大盘会在1月31号甚至春节前还处于2450-2700区间震荡,甚至会打穿2400释放风险。不过,市场总是给人惊喜和遗憾,大盘基本在2500以上震荡上行,以一个好的价格买到股票的可能性越来越小,小鱼终于按耐不住,大约在1月26日至1月29日之间买入了一些四维图新,2月22日清空走人,这一单总结起来,有两个操作上的问题,一个是少吃了最后一段大约10%(截至到3月9号),另一个是由于担心回撤的风险(或者说贪心回撤后获取更好的成本),仓位没有打够,后来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加仓,盈利有限。(突然想到一个好玩的问题,如果是荐股群的群主写这篇文章,应该会写得比我精彩得多吧。)

至于期货,就更不敢多写了,去年期货就是贸易战情绪叠加了产业周期,不小心就成了妄议。

2019年2月15日,证监会就《关于〈期货交易管理条例〉第七十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《规定》)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其中几条是这么写的:

“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编造、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,影响期货交易价格,并进行相关交易或者谋取其他不正当利益;禁止从事期货投资咨询业务的机构或其人员,或者其他具有市场影响力的主体,对合约或合约标的物作出公开评价、预测或者投资建议,影响期货交易价格,并进行与其评价、预测或者投资建议方向相反的期货交易。”

想当年小鱼不愿意考从业资格证,不愿意进证券期货公司,就是不希望影响自己投资,规避法律风险,现在看起来倒是自己蠢了:)

对于没有资格证的人,倒是要注意规避另一条的风险:根据《证券、期货、投资咨询管理暂行办法》第2条的规定,通过电话、传真、电脑网络等电信设备系统,提供证券、期货投资分析、预测或建议等有偿咨询服务的活动,属于从事证券期货投资咨询业务。而根据《证券法》,无从业资格的个人,不允许从事证券投资、咨询业务。

小鱼不过是曾经喜欢把计划写出来跟朋友们分享一下,没有收过费,也没有通过荐股获过利,只不过这样一来,看好的股票和计划不能写了。

琢磨来琢磨去,以后就是做完一单写总结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